冬天到了,该冬眠了

赌场paro 双沪
憋到现在才发这两张,偏要写段描写

手感真是可遇不可求,以后大概画不出这个感觉的小姐了,以及沪少的手是瞎画的别在意啦(wink☆

-徐锦程

   她站在二楼看着顾春笙在人群中穿梭,最后在一个百家乐桌前停下。“伐要拿那个眼神看人。”耳机里传出顾春笙略压低的声音。狐狸眼睛勾了起来,眼尾拉的老长,手随意抓了下头发,习惯性的拿手指摸嘴唇,又沾到唇膏。“晓得了,香港欸个棺材在盯侬,侬注意眼。”

 

-顾春笙

   抓着帽子在人群中走,抬眼瞟了下楼上,徐锦程依着栏杆,一副看蝼蚁的样子,傲得气人。他站定在那个百家乐的桌前,摘下帽子,说,“伐要拿那个眼神看人。”接着徐锦程笑了起来,顾春笙眯起凤眼,把一边头发收到耳后露出耳朵,另一边的则恰好遮住耳机,终于看向赌局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-息樹- | Powered by LOFTER